其他其他国家9万亿去投资半导体,万家企业本身转型?了一一则谣言

  • 时间:
  • 浏览:16
  • 来源:365体育平台

[正文/观察者网专栏作家余]

最近,一个关于半导体投资的谣言在互联网上广泛传播,甚至流向了外部网络。内容是2025年前中国将向半导体行业投入9.5万亿元,2020年前8个月已经有数万家企业转投半导体。

有关“9万亿”“万家企业转半导体”的传言

这个谣言的回声表现出明显的两极分化。有人认为,中国半导体行业的崛起指日可待,得益于一万家企业的转型和强大的资金支持,但批评者更多。毕竟半导体行业技术含量高,回报周期长,风险大。此外,目前的财政补贴和监管机制仍存在较大问题。不难猜测,当数万亿热钱涌入时,会发生什么。

但是,谣言终究是谣言。现实中既没有9万亿投资,也没有1万家企业转型。

谣言的“进口”和“外销”

整个谣言的出发点是美国彭博(Bloomberg)的一篇报道,声称中国政府将在2025年制定一项投资9.5万亿元的芯片研发政策,就像当年制造原子弹一样。

从现在到2025年底还有五年多,平均9.5万亿,每年接近2万亿。2019年,全球半导体设备市场仅576亿美元,主要集中在中国大陆和台湾。2019年,全球20家半导体公司的研发支出超过10亿美元,总计563亿美元。

2015-2019年世界半导体设备市场及其份额

这两个数值加起来超过1000亿美元。也就是说,每年对全球半导体的新投资,加上其他杂项,可能会使总规模达到1万亿元人民币左右。所以,如果彭博报道的数字是真的,那绝对是爆炸性新闻。

但整份报告没有给出任何信息来源,也没有旁证,所以这份报告的参考价值极低。而这样的新闻迎合了媒体“引人注目”、“寻找亮点”的一些爱好,被广泛传播。甚至在传播上逐渐扭曲,这篇文章的出处也逐渐从彭博转向中国政府。

与此同时,“万家企业转行半导体”一度成为搜索热点。所谓的一万家企业确实存在。据开心宝统计,今年9月1日前,全国有9335家企业改变经营范围,加入半导体和集成电路相关业务。全国平均水平比去年同期提高了1.2倍。

经营范围内半导体经营企业的省级分布

但是,将半导体相关业务纳入经营范围,并不意味着“换产”,甚至不意味着企业真的有相关业务。这只能说明更多的企业看到了半导体的价值,有少数企业确实在为未来增加半导体相关业务做准备,但大多数只是为了提升企业的估值形象,方便融资。

在这一点上,财经媒体起到了非常不好的作用。作为一个专业的自媒体,不可能不知道“改经营范围”和“改生产”的差距,却依然宣传“9万亿元”和“万家企业改生产半导体”,最终导致两个不真实的判断合成一个更大的谣言,“出口”到国外,引起热议。

虽然“9万亿”是假的,但谣言也引起了一些狂想。如果我们真的在五年之内在中国半导体上投资几万亿美元,能否摆脱美国在这一领域的垄断?

真万亿造芯,也只会毁灭行业

9万亿核心建筑谣言的广泛传播背后,离不开现实背景的支撑。很多转发谣言的人并不认同9万亿投资会加剧造假。他们真的觉得如果真的在2025年之前投资9万亿,中国半导体就崛起了。一些金融评论家甚至认为:“这些钱真的没什么可玩的。”真不知道是看不起9万亿,还是看不起半导体。

即使对于一个雄心勃勃的金融计划,比如应对金融危机的“十三五”计划或者“四万亿”计划,9万亿也是非常多的。如果投资某个行业,9万亿元就是洪水,不仅灌溉失败,还会破坏原有的生态。

据日经中文网报道,截至7月5日,2020年中国半导体企业融资额约为1440亿元。这个数字还不到“9万亿”年投资的10%,但已经是2019年全年的2.2倍。

当汹涌澎湃的投资涌入半导体时,它首先会面临人才短缺的问题。半导体和软件都属于信息产业,但它们的知识体系和知识结构要求完全不同。简单来说,软件可以自学,也可以远程协作,小团队也可以大有作为。硬件,尤其是半导体,根本无法自学。工程师或者老师和学生一定要面对面沟通,保证面对的是同一个问题,半导体行业一个团队的规模大于软件。

这张《中时电子报》的照片真实地反映了半导体工程师的团队合作状态

这就决定了软件和半导体企业虽然不能像流水线一样在短时间内增加员工数量,但是半导体技术的普及难度要大得多。半导体行业除了师生传承和团队协作,还是一个对知识体系要求很高的行业。即使对于企业来说,R&D的核心也是以医生为主。从大学开始,培养期10年以上。

也就是说,目前只有少数半导体“大神”无法生产出具有市场竞争力的芯片,并带动整个企业走上正轨。

资本流入有两种可能性。一种是互相争夺人才,对每个行业的团队建设都是巨大的冲击,最终导致对中国半导体企业的冲击。第二,热钱抢不到龙头企业的大牛,反而进行低水平建设,通过赔钱和打价格战从龙头企业手中抢市场。最后补贴和投资都用光了,只剩下烂摊子要收拾。

不能从国外抢人才吗?

有,但是没那么容易抢。从全世界来看,半导体已经成为夕阳产业。在过去的二十年里,全球人才培养非常保守。当时很少有人意识到中美博弈会造成巨大的人才需求。因此,人才的供给无法满足中国强劲的产业需求。现在要招人,只能去其他国家的半导体企业抢人。

但是我们已经明白,半导体人才是靠半导体团队来发挥作用的,只招几个人意义不大。如果你想招更多的人,其他政府和企业肯定会设置很多限制。除了台湾的少数企业,海外半导体从业人员大多中文水平较差,对中国文化不熟悉,对来中国工作有很多疑虑。

此外,雇佣高薪人士会破坏中国半导体行业的竞争力,陷入能花钱不挣钱的“失败者”的陷阱。

在成本控制方面,龙芯在国内首屈一指。从2002年到2011年,龙芯团队只收到国家十几亿元的补贴(包括指定购买和政策扶持的部分)。今天已经开发了20多个CPU产品,龙芯也逐渐成为一个行业,与主流CPU产品的差距明显缩小。目前,向国家缴纳的税收总额已经超过了从国家获得的补贴。

2010年左右,龙芯最困难的时候,博士人员拿了3000左右,继续生活。被一些媒体戏称为“发达国家破碎机”的武汉洪欣半导体项目,长期以来一直以行业2-3倍的价格招人。

半导体的发展肯定需要资金的倾斜,就像粮食的增长需要水一样,但笔者反对漫灌的产业扶持政策。这样长出来的田地,看似郁郁葱葱,其实都是杂草。

不公开不透明,也是谣言盛行的土壤

以上讨论了为什么洪水灌溉支持不是发展中国半导体的正确姿态。很多人转发谣言,担心巨额补贴落入骗子口袋。实际上,这个判断并非空穴来风。有很多地方项目不公开透明,连当地人都知道雷后才有这么大的项目。

之所以用“打雷”而不用“流产”或“失败”,是因为现在流行的套路是保留各个公司的外壳,造成一个项目还在正常运行的假象,然后让时间慢慢冲淡影响。这样的套路会让试图深挖的人无从下手。十几二十年后这些公司自然退出,除了文献很难找到相关资料,影响降到最低。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苏州中盛洪欣,自2016年2月工资拖欠事件爆发以来,该公司一直保持沉默。公司的注册还在,有官网,虽然没有二级页面。具体的商业情况公众几乎不知道。

2016年,洪欣员工在办公室领工资

而事实上,那些能爆雷的都属于几十亿的大项目,无数个多如牛毛的小项目都消失了,连公众关注度都不会。既然事后这么难确认,更别说追究责任,没有一定的风险管控策略,公众自然对任何有计划的投资都保持敌视。

此外,许多项目也可能存在海外企业恶意欺诈的风险。

并不是作者危言耸听。贵州华信通报道关闭时,《经济观察报》采访了项目入口处的保安:“现在在里面工作的人很少,去年也很热闹。外国人经常来参观它。2019年,没有外国人来参观。”。

2019年初,离华信通爆发还有几个月,甚至在2019年2月,也有关于华信通的正面报道。是什么让这些老外看上了千里之外的华信同东?

不仅如此,就连华信通要倒闭的消息也是路透社最先透露的。这些引进的技术项目是否存在外企与国内政商掮客勾结,恶意利用不平等的技术信息,利用不良资产和鸡肋技术来赚取中国人的钱?

路透社首先报道华信通即将关闭

前辩不公开,操作不透明,后处理,希望大事化小,难怪会有那么多涉及诈骗赔偿的谣言。

中国半导体的发展不仅需要资金,还需要一个开放透明的半导体投资机制。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文章内容纯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平台观点,未经授权,不得转载,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关注观察者网微信guanchacn,每日阅读趣味文章。

特别声明:以上内容(包括图片或视频,如有)由媒体平台网易用户上传发布,该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