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台发布经济反垄断到来 互联网巨头不少上演“高台跳水”

  • 时间:
  • 浏览:10
  • 来源:365体育平台

原标题:想熟悉大数据,选一个说再见?平台经济反垄断来了,互联网巨头上演了“高平台跳水”

资料来源:蔡莲

金融新闻社11月10日电香港股市科技股今日大幅下挫,恒生科技指数跌幅超过6%,众多互联网巨头纷纷上演“高跳水”。

截至发稿时,美团股价下跌超过12%,跌破300港元大关。JD.COM集团一度下跌超过10%,创下最大单日跌幅。此外,阿里巴巴跌逾4%,腾讯控股跌逾5%。

新闻方面,11月10日《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市场监管总局公开征求意见。这表明,继汽车行业和原材料领域之后,另一个关键领域将出台专门的反垄断指南。

据报道,平台经济是指互联网平台协调和组织资源配置的经济形式。征求意见稿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反垄断法》的相关规定,从“垄断协议”、“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经营者集中”、“滥用行政权力排除和限制竞争”四个方面对平台经济领域的垄断行为进行了界定。

一般来说,平台要求商家“二选一”,用大数据“秒杀”消费者,利用规则、算法、技术、流量分布等,无正当理由拒绝交易。在类似条件下明显低于或高于其他平台的商品,低成品销售,或通过补贴、折扣、优惠、流量资源支持等激励手段限制交易。这可能被认为是垄断行为。

早在11月6日,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国家税务总局联合召开了规范网上经济秩序行政指导会议,邀请了JD.COM、美团、阿里巴巴、字节跳动、滴滴、亚都快捷、品多多等27家互联网大平台企业代表参加会议。会议要求互联网平台企业依法合规经营,加强自我约束,共同促进网络经济健康规范发展。

同日,市场监管总局官网也发出通知,特别指出在“双十一”推广期间,强迫商家“二选一”等竞争无序问题突出。

具体来说,《征求意见稿》做出了一些创新性规定,以适应网络经济的特点。总的来说,它有以下几个亮点:

对“两个选择”和“大数据扼杀”做出具体规定

“二选一”是平台经济领域非常普遍的现象,也引起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关注和讨论。征求意见稿对此也作了特别规定,并规定了该认定是否构成有限交易应考虑的两种情形。第一,当平台经营者通过惩罚性措施施加限制,从而造成直接损害时,一般可以认定为限制交易行为。第二,当平台经营者通过激励手段施加限制时,虽然可能有一定的积极作用,但如果具有明显的排除和限制竞争的效果,也会被认定为限制交易。

征求意见稿还对“查杀大数据”行为做了特别规定,引起广泛争议。处于市场主导地位的平台经济中的运营商,可能会基于大数据和算法对新老对手实施不同的交易价格或其他交易条件。但《征求意见稿》还规定,平台运营方在合理期限内对新用户首次交易进行优惠活动的,不得认定为差别待遇。

在互联网行业,搭售更加多样化。征求意见稿列举了主要的搭售情况,比如弹出,这也是搭售行为,给用户带来很大的困扰,影响用户体验。

《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了“掠夺性定价”行为,并规定了分析是否构成低于成本销售。一般侧重于平台运营商是否排挤其他平台

《征求意见稿》规定了确定相关平台和相关数据是否构成必要设施需要考虑的因素,表明在反垄断执法中,相关平台和数据在一定情况下可以被认定为必要设施。

澄清了垄断协议,如算法共谋和轴辐式协议

在达成垄断协议方面,平台经济领域的运营商或交易中的同行可以利用技术手段、数据和算法达成横向和纵向垄断协议,即所谓的算法合谋。根据征求意见稿,所谓算法和数据只是运营商达成垄断协议的工具或手段,实施主体仍然是运营商。《征求意见稿》还规定了中枢辐射式共谋。具有竞争关系的运营商可以通过与平台运营商的纵向关系或通过平台运营商的组织协调,达成具有横向垄断协议效果的轴辐式协议。此外,《征求意见稿》还规定,如果难以获得直接证据,可以根据逻辑一致的间接证据确定经营者对相关信息的知晓程度,从而确定经营者之间是否存在合作行为。这有助于更好地规范所谓的默契合谋。

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了实践中出现的滥用行为,为规范这些行为提供了明确可行的依据。同时规定被认定从事滥用行为的经营者可以提出正当理由进行抗辩,为平台经济的发展提供制度空间。

明确了平台经济中经营者集中的报告标准和不符合报告标准的查处

平台经济和传统经济差别很大,根据运营商的不同经营模式,营业额的计算可能会有所不同。《征求意见稿》规定,对于只提供信息匹配、收取佣金的平台运营商,营业额可以通过平台收取的服务费和平台的其他收入计算;对于专门参与平台一侧市场竞争的平台运营商,可以根据平台涉及的交易金额和平台的其他收入计算营业额。

《征求意见稿》还将参与协议控制框架的经营者集中纳入了经营者集中的反垄断审查范围。

由于平台经济商业模式的特殊性,其营业额可能很低,达不到运营商集中申报的标准,但这种集中会明显消除和限制相关市场的竞争。德国等国家也做了相应的修改。征求意见稿也有针对性地做出了具体规定。例如,当参与集中的运营商之一是初创企业或新兴平台,或者参与集中的运营商由于采用免费或低价模式而营业额较低等。在这些情况下,虽然集中不符合报告标准,但如果已经或者可能产生消除或者限制竞争的效果,反垄断执法机构仍然可以依法查处。这适应了互联网行业的特点,可以有效调节运营商在平台经济中的集中度。

规定相关市场不得界定

征求意见稿规定,在具体案件中,如果直接事实证据充分,只能根据市场支配地位实施的行为持续时间较长,损害效果明显。准确界定相关市场条件是不够的或者非常困难的,因此可以不界定相关市场而直接确定平台经济中的经营者实施了垄断行为。这实际上突破了传统滥用市场支配地位案件中“相关市场界定——市场支配地位认定——滥用认定”的模式,从而解决了互联网行业中明显的滥用行为按照传统认定模式难以查处的问题。

此外,《征求意见稿》还规定了滥用行政权力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