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省政协常委杨伟民公开课:新发展方面格局是为何能样样?为为何能样样?为何能样干?

  • 时间:
  • 浏览:8
  • 来源:365体育平台

来源:中央纪委国家纪委网站

访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院长杨伟民

新的发展模式具有丰富的科学内涵——访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院长杨伟民

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杨亚玲在张锐报道说,面对复杂的国际形势和艰巨的国内改革、发展和稳定任务,中共十九届五中全会强调,要加快建设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现代经济体制和新的发展模式。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根据我国发展阶段、发展环境和发展条件的变化做出的重大决策部署,为推进高质量发展、实现“十四五”计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指明了方向。

围绕如何准确把握构建新发展模式的意义和内涵,以及构建新发展模式应发挥哪些方面的作用,中央纪委国家纪委网站记者近日采访了全国政协常委、经济委员会副主任、原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清华大学中国发展规划研究院院长杨伟民。

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中国未来经济的战略取向

记者: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基于中国发展阶段、环境和条件变化的重要战略部署,着眼于重塑中国在国际合作和竞争中的新优势,是关系全局的系统性、深层次变化。构建新的发展模式的意义是什么?

杨伟民:建立新的发展模式是“十四五”计划的最大亮点。它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根据国内外发展趋势和中国发展阶段的变化,对中国未来经济的战略定位,对中国经济发展的战略规划,对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战略部署。

首先,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中国未来经济的战略方向。中国已经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大国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选择。其次,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中国经济发展的战略规划。当前,面对百年来世界发生前所未有变化的新形势,特别是美国对中国的战略遏制不断升级,国内经济周期面临诸多阻滞点的实际情况,需要通过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来保持经济持续稳定发展。最后,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关系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全局的战略选择。如果说沿海开放战略的实施、中国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积极参与国际流通对实现第一个世纪的目标起到了重要作用,那么新的发展模式的构建将对实现第二个世纪的目标起到决定性作用。

新的发展模式是基于国内循环,不是开放,而是更加坚定地扩大开放

记者:新发展模式理论具有丰富的科学内涵,是习近平新时期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的最新理论成果。应该如何理解和把握其内涵?

杨伟民:模式、循环、大循环是理解和把握新发展模式基本内涵的三个关键词。格局是对中国经济规模、结构、质量、形式和模式的总体概括;循环就是打开堵塞点,畅通循环

一是建立新的发展模式与扩大对外开放的关系。新的发展模式以国内流通为主体,不是不开放,而是更坚定地扩大开放,不断扩大开放的领域、范围和深度,不是减少出口总量,而是相对降低最终用途出口比重,相对增加总供应量进口比重。以国内流通为主体,不仅意味着成为“世界工厂”,而且意味着成为“世界市场”,扩大国内市场,增强中国经济的磁性,使国内流通和国际流通相互促进。

第二,建立新的发展模式与供给侧结构改革之间的关系。2015年,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财经领导小组第十一次会议上首次提出供给侧结构改革。十三五规划提出要加大结构性改革力度,然后逐步升华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深化供给侧结构改革的结果,与促进高质量发展、转变发展方式、优化经济结构、转变增长动力和供给侧结构改革具有递进关系。构建新的发展模式,必须深化供给方面的结构改革,纠正要素配置的扭曲,使生产结构和供给结构的质和量与需求结构和消费结构的质和量相适应。

第三,构建新的发展模式与扩大内需的关系。构建新的发展模式要求供需紧密联系。比如消费需求占比低与生产结构有关。即使有消费需求,但国内供给不足,也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改革,使供给结构与消费结构相适应。同时,消费需求占比低也是国民收入分配的结果。如果居民收入占国民收入的比重继续下降,就意味着居民收入的增长要慢于经济增长,消费比重难以提高。居民消费率低也是供给侧结构改革要解决的问题,比如房贷、房价对消费的挤出效应。要从根本上解决收入比例低、消费率低的问题,就要通过供给侧结构改革促进金融、房地产和实体经济的均衡发展,促进房价和住房贷款增长与居民收入增长的协调。

坚持创新在中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力更生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

记者:如何加快构建新的发展模式?

杨伟民:理论源于实践,用于指导实践。从实际需要出发,提出构建新的发展模式。在下一步的发展中,我们应该重点关注以下四个方面:

一是需求方面,要提高内需占总需求的比重,坚持扩大内需的战略基础,加快形成强劲的国内市场。我们的经济增长应该更多地依靠内需,并在内需的基础上促进经济发展。目前国内很多领域都存在着阻断点。为什么会出现这些阻断点?其实是要素结构失衡,导致了分配结构和需求结构的问题,最后导致消费需求占比小,所以有人要靠出口增长来填补内需的缺口。但国际金融危机后,国际贸易增速低于经济增速,中国经济增速可能受出口影响,需要提高内需占总需求的比重,尤其是消费需求占总需求的比重。

第二,在分配方面,要提高人均可支配收入在国民收入中的比重,劳动报酬在初次分配中的比重和中等收入群体的比重,使人均增长

第三,在生产方面,要提高消费品行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推进供给侧的结构改革,扩大高端产品和服务的供给,提高生产结构对消费结构及其升级的适应性。国民生产总值只有33%用于消费,这是不够的。除了收入比例低、消费率下降的原因外,还有生产结构与消费结构不相适应的问题。很多领域都有消费需求,但不是生产出来的。比如海南免税店很受欢迎,中国化妆品需要大量进口,意味着高端消费品供应不足。2019年因私出国人数达到1.6亿,不仅说明中国人有钱,也说明国内旅游目的地无法满足需求。教育医疗也是典型的消费行业,但出国留学、体检、就医的人越来越多,说明质量供给不足。

第四,在创新方面,要提高自主可控技术及其产业在国民经济中的比重,增强创新能力。在重要区域、停滞区域和面临“断供”的区域,要实现自主可控,确保国内产业链供应链的安全。坚持创新在中国现代化建设全局中的核心地位,把科技自力更生作为国家发展的战略支撑,是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的新要求。对于一些不对外开放、面临“断供”的国家,要通过创新实现自控,加快科技自力更生,加强关键核心技术研究,确保国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为确保国际产业链供应链安全做出重要贡献。

不同行业的工业企业要根据实际情况了解国民经济的总体格局,找到自己的定位

记者:构建新的发展模式,各地区、各行业,尤其是市场主体应该怎么做?

杨伟民:构建新的发展模式是为了国家发展的整体格局,而不是要求每个地区、每个行业、每个企业都以国内流通为主体。例如,一些地区外向型程度高,进出口行业比重高,应继续保持和提高出口导向竞争力,保持产业主要面向国际市场。中国绝大多数地区都是外向度低的地区。如果外向程度高的地区转向中国,出口减少,那么进口就没有外汇支持。双周期是国民经济整体的大周期,国内统一市场的大周期,而不是地区的小周期,会影响国内统一市场的建设。

比如一些出口导向型产业,最终用途占比高,要继续保持和提高竞争力,以此来换取在国内没有资源的原油、铁矿石、大豆、电子元器件的出口。企业也是如此。外向型企业要继续保持出口竞争优势,把产品做得更好更强,继续占领国际市场。过去国内很多企业从国外采购原材料,加工后直接出口。80年代做过一次调查。北京某乡镇企业生产的衬衫,标签都是日文,叠了几次就贴了标签。从国外进口原材料,缝纫后直接出口,这是最简单的方法。现在很多企业也是这样,但不是简单的加工,而是深加工。比如大量进口氧化铝,然后电解成电解铝。经过深加工,成为铝合金门窗或汽车外壳,然后出口国外。这种深加工的出口模式其实是很有必要的。总之,不同的行业、行业和企业要根据实际情况了解国民经济的总体格局,找到自己的定位,充分发挥自己的优势,不断发展壮大